画里画外记叙文1000字

2019-01-10推荐访问:记叙文

  “靓妹,来画个肖像画吗?”一个声音从街上的某个角落传来。

  一位正值芳龄的漂亮的女孩听到了声音后,用眼睛四处搜寻了一下,目光最后落到了一个石柱旁,一位街头艺人在那里作画。一旁摆有一些寻常男女的肖像画,以及他的主打力作——对《泰坦尼克号》的精彩素描——船头的栏杆上,杰克托着罗丝伸展的双手,想像如鸟一样自由地翱翔。

  女孩没有走近他,而只是停下来片刻,看了看他旁边画好的肖像画,随即离开,与自己的男伴。

  艺人在继续招揽生意。这是步行街,人流很多,失去一个不怕。

  艺人是个年轻小伙子,看起来二十出头三十不到的样子。头发很长,凌乱,似乎有几个月没剪了。面庞还算英俊,只是不修边幅,糟蹋了天意。加上衣服破旧,皮肤黝黑,为经久阳光所晒,给人失魂落魄的印象。随身行头里除了绘画用的材料,再也没有别的值得一提的东西。朴素到了寒酸的地步。

  “爸爸,我要画一张自画像。”一个小男孩对自己的父亲说。

  男子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带着妻子还有儿子一起走到了艺人跟前。

  “你的肖像画多少前一张?”男子问道。

  “连画框在内,二十元全包,很公道的。在别的地方,你找不到这么好的价格,还有这么好的画作。”

  男子犹豫了片刻,最后点头同意:“给我儿子来一张。”

  艺人娴熟地准备起材料来,他用笔富有节奏地在纸上舞动着,不久男孩清辙的面庞就在纸上浮现了出来。众人围在旁边看着他,欣赏着他绘画的手艺。

  “你的画好了!”艺人将画递给男子。男子给了他二十元,然后带着妻子和幸福洋溢的儿子走了。

  接下来是一个开朗的妙龄女孩,她同自己的两个朋友来玩。其中一个朋友不以为意,说:“现在都是相机拍摄的年代了,哪还用得着绘画?”

  女孩则对自己的这个朋友说:“你这就不懂了,这叫艺术!”

  另一个朋友附和道:“你看玉多有艺术气息,哪像你这么老土!”

  于是艺人就给女孩绘了一张。

  傍晚的时候,人潮渐渐增多,但由于天色渐黑,不好绘画,艺术准备离去。

  在艺人开始收拾行头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从街上路过,注意到了他手上的画作。中年男子凝神了一下,突然叫艺人停下。好像在那些画笔简单的素描作品里,他发现了什么。

  中年男子开始同艺人攀谈了起来,他问艺人:“你在这街上呆有多长时间了?”

  艺人本不想理会,但看对方可能有买的意思,不能错失生意,就回答他:“已经有三个来月。”

  中年男子再问艺人:“你一个月收入有多少钱?”

  这话问得让艺人有些痛心。

  艺人自小喜欢绘画,想成为达芬奇那样的人物,父母也朝那个方向培养他。艺人从上小学开始,就陆续得过不少绘画方面的奖项,后来更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这些都来之不易。不幸的是,在中国毕业往往意味着失业,拿着一个美术的文凭,要找工作并不容易。同时艺人也不想进入职场从事普通的工作,他仍梦想成为一名画家,因此他选择了从事个体绘画。在这里摆摊之前,艺人已经陆续在不同地方呆了六年多。

  其实除了绘画的成本,一幅画作,艺人只能赚个十元。这样算来,艺人每天画个十幅,全月不休,也基本只能图个温饱。

  但艺人可是个有梦想的人,且些许有点自负,他认为自己是被埋没了的天才,因此对于中年男子的提问,他多少有些愤怒。“你是来买画的,还是来探消息的?”艺人不客气地反问。

  但中年男子并没有因此而吓倒,他左手托住腮帮,微笑着,看起来兴趣不减。

  “你很有艺术天分。”中年男子说完后就走了,留下艺人愣在一旁感到莫名奇妙。

  一个多星期后的周四下午,有人来找艺人。来人对艺人说:“我们老板想见你,希望你能够跟我走一下。”

  “想见我什么?”艺人感到吃惊,问道。

  来人说:“我们老板对你的画作很有兴趣,想谈下这方面的合作。”

  艺人听到这,难掩激动的心情。“好的,我这就随你去。”于是跟随来人快步走出了步行街。

  停车场里有辆进口的黑色劳斯莱斯,极具质感的外观,与旁边的国产车相比,显得鹤立鸡群,同时又霸气十足。

  来人进了那辆劳斯莱斯,艺人则在一旁惊呆着,不敢相信自己今天能坐上这车。

  来人摇下车窗,皱了皱眉头,向艺人问道:“你还在等什么?”

  艺人赶紧进入车内。这辆劳斯莱斯很快消失在了鱼水马龙的大街上。

  劳斯莱斯从步行街旁边的马路,驶向了市郊的一个高级别墅区。一路上,旁边的车辆毕恭毕让,生怕擦伤了这辆名车,赔不起。

  劳斯莱斯驶入了其中一座豪宅。豪宅里修有泳池,建有一座假山,还做了一座小桥,整个布局非常奢侈。

  来人带艺人来到了书房,里面有人在那里翻着书。那人转过身来,令艺人大吃一惊,竟然就是上次一直向自己发问的那个中年男子。

  “没有想到是我吧?”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与此同时,来人离开了书房。

  “是有些出乎我意料之外,但不知道你找我来,有什么事?”艺人回答道。

  中年男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觉得自己的艺术才能怎么样?”

  “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艺人不解。

作文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