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瘦鹃《礼拜六的晚上》读书笔记范文

2018-12-13推荐访问:读书笔记

  原本想借秦瘦鸥的作品,因为秦瘦鸥是“鸳鸯蝴蝶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也因为他写了“民国第一言情小说”《秋海棠》,结果一时疏忽,拿了周瘦鹃的这本书,回家仔细一看,才发现借错了,虽然都有一个瘦字在中间,确是民国时期的两个文人。

  值得原谅的是,周瘦鹃和秦瘦鸥,都是上个世纪的文人,也都在上海做过编辑,而且两个人都是是“鸳鸯蝴蝶派”的代表人物,周瘦鹃还被称为“哀情王子”。两个人都在文革时期遭受迫害,周瘦鹃被迫害致死,而前面朱大可一书中提及他的邻居秦瘦鸥被批斗。

  不同之处在于周瘦鹃除了写小说之外,还是翻译家,最早译高尔基作品;而秦瘦鸥则主要是写小说为主。

  从黎戈的书中知道周瘦鹃还精于花草种植,尤其酷爱紫罗兰,用稿费积蓄买了个园子,取名紫罗兰庵。写过一本《花语》,笔法工雅怡情养性。上网一查,发现他确实还是个园艺家,开辟了苏州有名的“周家花园”,周恩来、叶剑英、陈毅都多次前往参观。

  好了,言归正传,本书是周瘦鹃的,收录的文章原来大多发表在《上海画报》,主要是描绘20年代的上海,话题庞杂。

  说实话,这本书我个人从头到尾看得很快很囫囵,主要原因一方面可能是大多数文章半文言文半白话,我个人文学修养有限,读起来既陌生,很多词汇用法总担心理解得不准确。另一方面,文中谈及的话题,总的来说距离现在的时代有点遥远,读起来很难产生共鸣,不过也有几个章节例外。

  比如说有一篇文章讲知名报人严独鹤,其右手带点两个金戒指一个做图章用,一个纪念亡妻,然而对亡妻的怀念并不影响其重续鸾胶,并不改名,读书笔记·只是把手指上的图书戒换成了新的结婚戒(鸾胶,相传以凤凰嘴和麒麟角煎的胶可粘合弓弩拉断了的弦。俗称丧妻男子再婚)。这个话题现在网上也很多,不是说男子薄情,而是说男女对情感的思维模式是不同的。

  另一个好玩的话题是俄国大小说家柴霍甫氏A。P。Chekhov给妻子的情书中的种种亲昵的称呼:“我的蛇、我灵魂上的鳄鱼、我甜蜜的小狗、我亲爱的虫、我甜蜜的鹅、我的鹦鹉、我的鸽子、我的鸟、我的白鹭、我的小马、我的杂的种动物、我的鲈鱼、我的金鱼、我的小蛙、我的小火鸡、我的小鲸鱼”,太有想象力也太有限的想象力了,几乎可以作为动物清单了,哈哈。

  还有一篇文中专门列举欧美娶寡妇的著名人物,也是让人醉了,笔者倒是很博学,只是不知道这种归纳总结的目的是什么,哈哈,感觉以前的文人自有一番那个年代的幽默和趣味。

  总的来说,如果细品,作者的文字还是很耐看的,比如说观戏:“斯剧开幕时,观者未悉剧情,稍觉晦涩。而未及半幕,即醰X有味,冷隽深刻之语,络绎而来,至耐咀嚼。剧罢归去,尚如谏果之回甘也”。只是我辈现在总是处在一个心绪繁杂烦躁焦虑的状态,很难沉下心来慢慢品读,等待那种平淡后的回甘,怎么办?

作文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