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婷优秀作文

2019-04-15推荐访问:优秀作文

  秦明和素婷是在自生家见的面。那天下午,雪下的很大。

  自生夫妻俩在给秦明的信中,把素婷说得像天仙似的,弄得秦明的心跟猫抓了一般,在军校寒假年后的那个冷得伸出手就得不停哈着热气的破天气里,吃力地踩着厚厚的积雪,迫不及待地跑到他们家去和素婷见面。

  自生岳母和素婷家住一个村,两家关系亲近。这是自生夫妻俩一心想将素婷介绍给秦明的主要原因。

  自生和秦明同学多年。那个年代,农村吃商品粮的年轻人极少,而秦明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不仅凭自己的能耐,享受上了这种待遇,还把自己进步成一名未来的陆军指挥官,这让自生两口觉得,秦明的前途一定不可低估。自生两口可能还认为,如果秦明和素婷将来能成一家人,不仅素婷的生活可以幸福美好,高枕无忧,而且他们也能与秦明有着千丝万缕更加紧密的联系,可以得到秦明或大或小的庇护和照应。尽管自生知道秦明在中学时代是个调皮捣蛋的坏家伙,而且家里穷得叮当响,父母还经常争吵打闹。素婷那年刚从卫校毕业,被父亲文不对题地安排在县属集体企业的毛巾被单厂上班。

  秦明到的时候,素婷还没有来。女孩相亲一般晚些时候才来到,这是一种无可厚非的矜持。秦明和自生一家人寒暄闲聊,等待素婷。

  屋子里很冷。自生到院子里抱进来一捆长长的玉米秆,放在墙边用土胚垒成的简易火池里,烤火取暖。

  玉米秆虚张声势的大火,使屋子里瞬间暖和起来。柴草燃尽的黑色灰烬,充满内容又欢欣鼓舞地在屋子上空飘飘荡荡,落满秦明的身体。

  半下午的时候,素婷步行而来。素婷穿着一件咖啡色呢子大衣,黑毛领,一双深筒的黑皮靴。她的穿着打扮,显示着她与农村姑娘生活层次上的截然不同。她的头发和肩部,落有积雪,融化后的湿气,带着她的体温,一圈一圈不规则地向空中细微升腾扩散。

  素婷有些胖,不算丑,但不像秦明想象的那样楚楚动人。秦明有点失望。秦明从低矮的木凳上站起来,拍打着飘落在身上的灰烬,代替着秦明对素婷姗姗来迟的礼貌和欢迎。

  自生两口第一次当红娘,缺乏应有的现场掌控经验,使相亲的局面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冷场。自生老婆从门后两面墙体斜角间的铁丝上拽下一条毛巾,递给素婷擦拭头发上的水汽。素婷看着那条沁满污垢的毛巾,在用于不用之间犹豫不定。而自生则如一截木桩,不知所措地横亘在秦明和素婷之间,面部的表情,僵硬得如同一块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冻肉。等素婷用毛巾抽打完身上的落雪,自生蹲下身子,往即将熄灭的火堆里添上几根柴火,滑稽的两口就带着孩子逃离是非之地般离开了那间屋子。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只剩下柴火在炉膛里噼啪的燃烧声响。素婷羞涩地偷偷看了秦明一眼,迅速又将目光移向正屋墙面上的一幅图画。那幅图上,两个幼童手捧仙桃,在苍翠葱郁的松树掩映下,围着一位伫立的仙翁。仙翁鹤发童颜,手拄龙头拐杖,目光温润祥和。画两边是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的福祉对联。对联的书法遒劲有力,神韵四溢,是秦明喜欢的那种洒脱风格。秦明忍不住赞叹,这字写得真好。素婷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然后转过身来,微笑着说,你的字写得不错。秦明十分惊讶,瞪大眼睛望着素婷。旋即,秦明明白了原委。秦明说,你看过我的信?素婷红了脸,低下头,羞而不答。秦明说,好啊,自生他们竟然出卖我,把我的信拿给你看。素婷赶紧抬起头,神色慌张,像是央求,却又不容置疑,小声点啊,不许你跟他们说我看过你的信。

  简短的对话,却行之有效地缓解了紧张而尴尬的气氛。素婷那天似乎就是在那个接点才开始兴奋起来的。她反客为主给秦明让座倒茶递烟,并且找出一盒工字牌火柴给秦明点烟。粗糙的火柴盒夹在素婷修长细嫩的指间,显得突兀而荒谬。素婷和秦明坐在火炉的对面,火光映衬着素婷年轻的脸庞,让她瞬间变得可爱起来。秦明至今仍然弄不清楚,素婷当时的脸庞,到底是由于火光的照耀,还是因为她在秦明不知道的情况下,偷看了秦明写给自生两口的信而歉疚,变得绯红透亮。素婷虽然没有秦明想象的那样八面玲珑,灵动秀美,未能给秦明体会一见钟情的那种喜悦和激动,但素婷身上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一种秦明异常熟悉的朴实和纯净。这种特有的朴实和纯净的潜质,秦明只有在老家的女孩子身上,才能隐约而清晰地看到。秦明的心,于是有了触动,整个人便起了精神,开始滔滔不绝地和素婷攀谈起来。

  自生三岁多的小女孩,晃晃悠悠从里屋跑出来。她大概平时与素婷熟悉,撒娇般地把一只小手钩在素婷的胳膊上,小身体轻轻依偎在素婷的身体侧面。因为长时间受寒,女孩鼻子里流出清水般的液体,棉衣上粘着湿泥。素婷怕自己的衣服被小女孩弄脏,不自觉地挪了挪身体。这个微小的细节,被秦明不经意间回首捕捉。秦明模仿小孩子的声调,跌声跌气地问,你叫什么啊。女孩歪着小脑袋,胆怯地打量着秦明,就像刚来时她看秦明的眼神一样。她把小身体向素婷贴得更紧。秦明说,你来我这吧,别把你阿姨的衣服弄脏了。

作文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