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能干的大姨妈

在人民路旁,有一家餐厅,那是我妈妈和大姨妈开的,因为饭菜可口,价格便宜,这几年来,生意很红火,这可多亏了我那能干的大姨妈。
  
  星期天,我到餐厅去了。
  
  我才做了一会儿作业,就听到了“噔!噔!噔!”的脚步声,一听到这熟悉的脚步声,那么急,那么快,我就知道,准是大姨妈买菜回来了,我马上拉开门,只见大姨妈拎着大包小包直往厨房跑,到了厨房,对服务员说:“快,快点,择菜,洗菜,今天还有订桌呢!”大姨妈边说边帮忙着一起择菜,一起帮妈妈配菜。
  
  中午到了,客人们陆续来了,四个包厢都坐满了客人,大厅里也安排了座位,妈妈忙招待客人,我看见妈妈的手中那菜单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我看着都眼花缭乱。大姨妈四个锅子一起上,那个锅子烧着红烧肉,那个锅子蒸着咸鱼,那个锅子烧着梅干菜,另一个锅子有青豆,那么多的菜,大姨妈那么有序,她毫不忙得手忙脚乱,当给一个锅下油时,她的另一只手去另一个锅翻炒菜;当给一个锅放菜时,她的另一只手去另一个锅掀开锅盖。大姨妈在炒菜时,那火苗犹如淘气的孩子四处乱窜,“呀!火苗!火苗!这会烧到头发的!”可她镇定自若,不停地翻炒着。一盘盘菜端了出来,我看看从我身边端过的菜,盘盘“红红绿绿”,让我馋得垂涎三尺!忽然,客人跑出来大声喊道:“老板娘,刚才烤的“杂鱼”蛮好吃的,再来一盘!”
  
  我望着这大汗淋漓的大姨妈,心中产生了钦佩,大姨妈做事干脆利落。
  
  这就是我熟悉的人—大姨妈。每当想起大姨妈,我的耳边仿佛响起了锅与碗的交响曲。
作文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