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拿起笔日记

2019-05-14推荐访问:日记

  和文字相遇,是在八岁那年。看到了大约是哥哥带回家的小人书,便缠着爸爸给读一读。那时的孩子大都在八九岁入学,而我自小体弱多病,所以八岁了,父母还不肯送我上学。他们对我的期望值并不高,只希望我能长大成人。而“小人书”,今天的孩子已看不到了,那是最初的连环画册。

  但是,看到了小人书的我,好像忽然从懵懂中醒悟过来,我看到了人世的第一份美好,文字为我开启了一扇窗子。透过这扇窗子,我看到了蓝天,听到了鸟鸣,感受到了阳光……这个世界开始慢慢走进我的心里。

  第二年的初秋,新学期开始的时候,我极力说服还不想让我上学的父母,背起书包上学了。那是一只草绿色的布书包,是大多数城里孩子都背的书包。我把铁制的新文具盒珍爱地拿在手里,不舍得装进书包。哥哥觉得我有炫耀之嫌,不肯与我结伴,跑到马路的另一边走。

  我上学的目的很单纯也很明确:“我读两年书就能自己看小人书了。”

  到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我成为班级出名的“书迷”,走着坐着地看,常常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我阅读的对象已由小人书扩展到大部头的小说。记得有一次我发烧请假在家休息,考虑到我的身体,妈妈明令禁止我看书。但是我想了一个办法,躲在被窝里假装睡觉,打着手电筒看。一部长篇小说《第二次握手》被我风卷残云般地看完了。有书可读的日子是幸福的,我从文字中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快乐。我的心被文字填得满满的,它们为我编织出梦境、憧憬和对这世界的渴望。

  我盼望有作文课的日子。把自己的思想与情感具体为一个个文字,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创造的过程。我的作文常常被老师当做范文来读,或由我自己朗读。文字给我带来的不仅是快乐,还有光荣与尊重。多年之后,同学们提起我,他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我的作文。

  我是为了快乐与温暖而写字的。春天萌动的新芽与盛开的鲜花,夏天拂面的清风与垂地的绿荫,秋天火红的枫叶与飘逸的白云,冬天辽阔的天地与曼妙的雪花……这世界丝丝缕缕的美好都渗透进我的心里,酝酿成汩汩流动的清泉,一路吟唱着歌谣,从我的笔尖流淌出来,那是人世的情与爱,那是一个生命在这天地间的呐喊。

  我淡忘酸楚与疼痛,我漠视污秽与阴谋,我忽略虚名与浮利,我唾弃飞短与流长,我写字,是为了快乐。

  当我幸福的时候,当我无助的时候,我都喜欢拿起笔。拿起笔,伤痛不再;拿起笔,就会忘却该忘却的;拿起笔,我会沉迷于一个神奇广大的世界。这个世界给我宽容、温厚与坚强。生活在我的笔下滤掉了艰辛;人生在我的笔下滤掉了晦暗;世界在我的笔下变得广袤无边。我偃仰啸歌,我纵横驰骋,我化蝶翩飞……

  因为文字,生活已如一块温润醇厚的美玉,它闪着柔和的光泽,带着清爽的凉意,笃定地安静在我的心里。摒弃浮华,远离喧嚣,藐视苦难,珍视平淡。心相平,意相从。走到哪里,都有芳草鲜花,莺歌燕舞。

  在与文字相携的旅程中,我是幸运的。大学毕业那年,我第一次投稿,就得到了《新疆青年》的编辑的认可,他叫丁树华。发表的是一首小诗《孤旅》。刚刚踏上工作岗位的时候,我的第一篇散文《骑下千里路》就被《伴侣》杂志的编辑变成了铅字,他还是丁树华老师。

  文字为我打开了无数道门,让我走出青春的迷茫与挣扎。已经平静如初、安好如初的我收拾起一份份笔会通知,收拾起鲁迅文学院的入学通知,专心于我平凡的教师生涯了。

  十几年后,当中年的困惑与危机袭来的时候,文字又一次拯救了我。它让我重新思考人生,看待生活。在文字的引导下,我从自然中感悟人生的箴言,从岁月里领略生活的神韵。岁月无边,生活深沉。中年的我已触摸到人生貌似华丽的袍袖的一角,它带着秋天的凉顺滑地落进我的心里,却滋生出无限的暖意。那些凋落的日子、腐烂的根和跟随着阳光的阴影让我产生无比的勇气和强悍……

  我重新拿起那支搁置了十几年的笔,我重新开始后的第一篇散文《山水有约》便被《作文成功之路》的总编认可,他是王浴海老师。

  文字汩汩滔滔而来,十几万的文字唱着跳着闹着汇成了一片海。它给了一叶帆启程的理由。它与广大的陆地相连,铺展成四通八达的道路。我的心已广大无边,在任意去留的自由中,在生与死的涅槃中,它已获得飞升。

  其实,你认可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我的文字,我的思想,我的情感,我的幸福。是一个生命留给这个世间的爱与温暖。

  在五彩缤纷的世界里,“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每一个人,每一种风格,都是使这个世界绚丽的一朵花或一枚叶。

  我深深感激这些从灵魂深处流淌出来的真诚。这一份真诚是我稚拙的文字能够偶尔走进你心里的唯一理由。

  与文字结缘,是上苍的垂怜。

  同文字结伴,是命运的眷顾。

  在文字的光芒照耀下,岁月安宁,人世静好。

作文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