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往事优秀记叙文

2019-02-08推荐访问:记叙文

  时间就像历史的长河,奔流不息,承载着数不清的记忆,我们的童年生活有多么美妙,憨态可掬的样子,无忧无虑,每当回想起往事,沥沥在目,好似在做梦总是浮想在我们的眼前。回首往事,五十年即将过去,时间催老了我们的容颜,催老了远去的岁月,却催不掉我们的思念心情,挥止不去同学间的友爱。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年以前,宝丰附小学坐落在济南市天桥区宝华街,大门面朝北,校园不是很大,青砖碧瓦,树木参天,有着说不尽情景,讲不完的故事……

  文革期间,相应毛主席的号召,工人阶级宣传队进驻学校,我们在小学只待了一年,随后合并到济南天桥区官扎营第三小学,随着历史的变迁,把我们在校一段孩童时光没有延续。

  校园门前是宽广的马路,济南南部山区特有的石材,青石板铺垫着路面,条条、块块,错落有序的长型方格,有时女孩放学回家,来了兴趣甩开小辫子,按着书包,跳起了小方格。粗壮的钢管弯曲成高大的学校大门,进门右侧就是传达室,左侧是坐北朝南老式红砖瓦房,两排,教室里黑暗,砖铺垫的地面,破旧的桌椅,高低不齐,掉了漆片的门窗,房前有两颗粗壮高大黑褐色老槐树,每到春夏之交,串串雪白的花儿开满了树梢,微风吹来,伴随着朗朗的读书声,飘起满园甜甜槐香,别有一番情趣。槐树它历经沧桑,见证了校园以前的那段历史,据说是在抗日战争前期间修建的这座院落,神秘的校园,孩童时的乐园。

  传达室窗前一张课桌,一把椅子,墙面挂着一把机械闹钟,噹、噹、噹——清脆的报时钟声,催赶着学习劳作的人们,钟摆在玻璃框里来回摇动,滴答,滴答……走个不停。看门的李大爷个儿不高,黝黑的脸庞,古铜色的肌肤,朴实无华,对人和蔼可亲,脸上总是面带笑容,坐在桌前不时回头张望墙上的挂钟,大家称他“看守时间的老人”。紧靠传达室的南边是一人多高的土堆,路旁是用栅栏围起,有个破旧的小门,紧锁着,锈迹斑斑,看来也经历了多年,厚厚的尘土,门框木质有些腐朽,下面有几级台阶,再往里,看不到了,漆黑一团,后来才知道那是防空洞。据父辈讲;学校原来是开面粉厂大资本家修建起来的家眷,管理人员住所,为了躲避轰炸,才修建的防空洞。土堆旁有棵比碗口粗的榆树,弯弯伸出的树杈,悬挂着一尺多长的道轨,树桩钉子上挂着一把铁锤,看守时间的李大爷,每天按时敲响上课、放学的钟声。

  再往南走,就是校园中心了,左侧是第二排一大一小的教室,南墙是长长斜斜的院墙,东边是狭窄砖砌三角形的垃圾池。紧靠南墙是一个木质带帽檐的宣传栏,上面湖满了厚厚的大字报。院墙正中砖切的土堆主席台,侧面台阶旁有一颗芙蓉树,树冠开阔形如伞状,每到秋季里树梢开满了一簇簇毛毛绒绒火红的绒花,佛风摇戈,花香飘浮在整个校园,灌满了鼻腔,到了傍晚芙蓉树就像受了表扬的孩子,粉红色的脸蛋羞答答的,叶子开始收缩。小伙伴们,在课间尽情的玩耍歌唱,女孩踢毽子、跳皮筋,男孩子们追逐打闹做着各种游戏,熙熙攘攘,呈现出一片欢乐的海洋。

  校园右侧是一排整齐红砖灰瓦房,是校园教室配备最齐全、最整齐宽敞明亮的大教室,窗下整齐排列着标语:“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红色美术大字,门前的杨树高大挺拔,就像手握钢枪的战士,守卫着校园。南边紧靠院墙是公用厕所,中间就是唯一一间教师办公室了,感觉老师进进出出很神圣的样子,有时小伙伴们歪着脑袋,瞪大眼睛,用不同的眼光,很奇妙,猜测的样子,议论怀疑着。

  秋风凛凛,寒霜打落了树叶,狂风卷起回落翻滚,仿佛要把我们的心卷起放下,再重重摔在地下,发出哗哗啦啦凌乱的声音。

  记忆中晚秋时节的早晨,天有点冷,天空阴沉沉使人喘不过气来,周围灰暗,校园没有了钟声,没有孩子们的打闹声,只有怀疑的眼神,张望、凝视和顾虑,只听见老师很小的声音;“不要说话,严肃点,快点跟上。”来到了大教室,教室已经站满了高年级的学生,墙面歪斜张贴红黄绿不同颜色的各种标语,弥漫着很紧张的空间。不大一会儿,突然,有一个嘶哑的声音,把某某某带上来,几个人拉扯推搡着。来人是个女的头发凌乱,脸色有些憔悴,一身蓝色的青衣,有人恶狠狠的抓起头发,我才看清,啊!是我们的主任老师班,同学们个个张着大嘴,目瞪口呆,没经历过这种的场面,老师怎么了?也不知道是谁拿来条凳,班主任战战兢兢站在上面,低头做起了飞机,头底的更深了,长长的头发,洒落在地面,口号声,愤怒声,一浪高过一浪。这是怎么了,不知道怎么了,只有回忆,童年的往事,这就是我认识的济南宝丰面粉厂子弟学校仅仅的一段记忆。

  五十年来,每当回忆起那段不寻常的日子里,我们年龄段的人,经历了很多,说起来也是一种幸福快乐,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期的环境,我们只待了一年,在这一年里,给我们留下数不尽的留恋,使我难以忘怀,难以割舍,有多少美好快乐的往事……

  

作文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