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庐剧》记叙文欣赏

2019-02-07推荐访问:记叙文

  庐剧在祖国的地方曲坛名气不大,主要在安徽中西部,特别是巢湖、无为,庐江、肥西、肥东,六安大部县市流传,是很多老年人的衷爱。虽艺不岀省,但庐剧曾代替过大清朝国歌。说来令人喷笑不已。传说李鸿章出使德国庆典,威廉二世要求各国公使必须唱自已国家的国歌,当时清朝闭关锁国,没有与世界接轨。更不知什么叫国歌。李鸿章万般无奈之际突然想起家乡的庐剧。就起身演绎。从此庐剧替过国歌的传说不胫而走。我看庐剧是在小学2年级,当时文革结束,样板戏停演。民间文艺开禁。皖南流传已久的庐剧开始在农村土台亮相,我记得父辈们的庐剧天分一个个非常了得。哪些草台班子骨干,花旦,小生,老生,小丑,鼓乐琴手,几乎都是前后村的农民,大多数目不识丁。但却将长篇戏曲《秦香莲》《二度梅》《梁山泊与祝英台》演绎得生动感人,令人难忘,可见戏曲在乡间老辈人的一生中就象如今的电视文化,耳濡目染,老少皆通。至今记得民间艺人唱《二度梅》秦雪梅沿街讨饭时,唱词凄惨悲凉,台下观众一入戏纷纷向台上扔钱币。场面十分感人!时隔30多年,2013年在安徽舒城有幸亲眼目睹这朵戏曲奇葩的绽放,倍感幸福,值得一书。

  那天去孔集办事。清明节后,空气散布着油菜花香和新翻泥土的气息。与同行的温州商人刘总在赵乡长家做客,恰逢村里唱戏。经不住那久违的开场锣鼓喧天的诱惑。吃过饭在好客的舒城老乡的陪同下走进了戏场。呵哟,孔集的戏场人山人海,被四个太阳灯照得如同白昼,好不热闹。戏台是钢架构建,易拆易搭,台上装有现代LED电子显字屏,唱词可同步播放。演员配有扩声器。音色很美。电子投影彩幕能将剧情发展与场景变换很好地结合。与时俱进,庐剧舞台也发生不小的变化。只是寒腔丑调还是几十年前听过的一样。演员估计都是四十年前在台下穿开档库的小戏迷。和我年纪相仿。没有年轻人。当晚剧本是《张天秀私访》。演员名字不记得,但唱功不错:在胡琴悠扬的导板声里,小生张天秀登场,一副乞丐打扮。喝词几十年未变:我本来自江西省,只因苍天不留情,大旱三年江西省,干得树无叶来草无根,干得地上汤灰都有尺把深。这些稀罕的土腔土调,让现代流行音乐,电视,音响毒害多年的我们。有种耳目全新的感觉,难怪现代好多古老艺术都申遗。这满场的喝彩,证明现在流行文明需要这类古朴的艺术陪伴,真的需要保护。

  时隔30多年的那晚巧遇,终于了去我渴望回安徽本土看一回庐剧的愿望。幸福难以言表,三年将过,记忆犹新,余音犹在!作文以记之!

作文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