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诚的鳏夫》观后感范文

2019-02-08推荐访问:观后感

  《虔诚的鳏夫》是部小清新的面子(此博文有剧透,要看的朋友建议看完后再看此博文),深刻主题的里子的电影。明媚的荷兰小镇,干净的画面,娓娓道来的却是一个关于自我救赎的故事。摒弃了已往小清新影片对准多愁善感的年轻人,本片侧重讲述了中年男人的不很光明的生活,寡居的弗瑞单调乏味的生活,机械的吃饭睡觉,按部就班,受戒般的清贫生活是对自己的拷问亦或是惩罚。直到生命里冒出了神经失常者席欧,这个略带神秘感的人物搅动了弗瑞平静生活的水面,推波助澜将这个温情但绝不矫揉造作的故事慢慢漾开。

  影片《虔诚的鳏夫》采用了双线叙事,弗瑞现在与席欧的荒诞遭遇是明线,弗瑞早年的悲伤往事是暗线。明线的叙事采用经典的顺序手法,摄影机里一点一滴的生活细节的捕捉,促成了观影者对造成弗瑞如今惨淡生活状态原因的找寻,于是乎弗瑞早年间的丧妻弃子的经历逐渐浮现出了水面。

  对着时钟准点吃饭前,弗瑞必定双手合十祷告一番,然后看看饭桌前墙壁上挂着的母子相片,然后吃饭。这就说明弗瑞是虔诚的宗教信仰者,母子相片也表达了弗瑞对妻子儿子的想念。弗瑞在每个周日会和小镇里的其他居民到教堂礼拜唱诗,点明了弗瑞的宗教文化方面的生活环境。席欧的出现是个意外,无辜的眼神,邋遢的外表成功的博得了弗瑞的同情,甚至为他提供食宿。严格的管教使得席欧对弗瑞产生了依赖,席欧慢慢模仿着弗瑞的生活方式,但他对于提问只能回答:“是。”两个人的共同生活总是会发酵产生不明的情愫,弗瑞叫席欧穿上了妻子的衣服,意乱情迷,却也戛然而止,而懵懂的席欧完全不知所措。

  弗瑞第一次惴惴进入某gay吧,听到歌声后落荒而逃,设计了一个悬念。当遇到了席欧的妻子时,从他们的对话,我们可以窜出影片的暗线:弗瑞发现自己儿子是同性恋,而且他们是虔诚的的宗教徒完全不允许这等道德败坏的事的发生,他怒不可遏,将儿子赶出了家门。妻子的车祸,影片中没有具体的描述,我猜想是,妻子对丈夫的行为不满,泄愤开车出去导致车毁人亡。而这些无疑加重了弗瑞的罪恶感,影片中弗瑞多次凝视母子相片的行为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从此,弗瑞郁郁寡欢,过着寡居的生活,从他与邻里间的关系来看,他过着自己封闭世界的生活。

  然而,戒律般的严苛生活无疑没有给弗瑞带来救赎。而完成救赎这一导演命题恰恰受精神病者席欧的催化。从席欧身上,弗瑞重新找到了牵盼,也找到了去马特洪峰的理由。影片中,弗瑞第二次到gay吧观看儿子的表演是两条线索的交汇,也达到了影片的高潮,直到那一刻那一声呼唤,中年男人才得到了自己的救赎。影片的立意不仅是救赎一个中年男人,导演更想表达的是对宗教信仰的拓宽,以及对同性恋人群的宽容与接纳。

  影片《虔诚的鳏夫》对于车祸有特殊的处理方法,我想是导演故意而为之。弗瑞的妻子死于一场车祸,席欧同样经历一场车祸,却奇迹般生还,但是导致精神异常。诡异的是,影片中曾经深爱妻子的两个男人,弗瑞以及弗瑞当年的情敌都同时爱(这里暂且用“爱”这个词,因为似乎没有比这更好的词了)上了席欧,而从弗瑞及情敌的表现来看,完全可以断定他们百分百是异性恋。我经不住联想,车祸是同时发生的,而妻子的灵魂转移到了席欧的身上,因为影片中有这两个男人将席欧看作弗瑞亡妻影像的暗示。然而作为一部现实主义题材,这种灵异的桥段太过违和,我也不建议这样解读,只能理解为是导演让观影者看完后能回味和思考电影。片中还有值得玩味的地方就是,到底弗瑞对席欧是不是真正的爱情,弗瑞是坚定的异性恋者,同时又将席欧看作是妻子的在世(从把妻子的衣服给席欧穿可以看出,最后登上马特洪峰的登山服也是妻子的,片中有过照片提示),这些都是值得探讨交流的地方。

  影片《虔诚的鳏夫》的主角是与社会脱节的中年男人,精神病患者,以及同志等边缘人。这充分说明了导演对特殊群体的关注,影片借用了中年大叔荒诞的自我救赎之路,完成了对宗教,偏见以及病患的宽容,这是极其难能可贵的地方,所谓四两拨千斤,不过如此。

  影片开头出现了巴赫的名句:“它并不难,你只需再合适的时间按下正确的键。”影片通篇采用巴赫作为背景音乐,与影片的气质无比契合。

  《虔诚的鳏夫》英文片名是matterhorn(马特洪峰,阿尔卑斯山脉最美丽的山峰),傍着弗瑞儿子演唱的this is my life,弗瑞与席欧登上了马特洪峰,看着绝世的雪景,他们相拥依偎在一起。画面如此美好,相信你也会感动的。

作文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