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努力读懂李白初三作文的诗

  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题记

  我有个叫李白的朋友,长我很多岁。人们最熟悉的,是他的诗。我最熟悉的,是他的人。

  记得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我还是个粉雕玉琢的姑娘,是江南养出的人。阴阴的天气里,一盏柔和的灯,照亮了姑娘的脸。摊开的书上标好了拼音,墨黑的方块字在白纸上格外醒目。我心里只想:“这句子难懂。”看不懂,心里烦,自然也没看下去。短短的手指抓过一旁的铅笔,他的脸在我的手下,毁的不见人样。书本上飘飞的胡须成了一团黑,于之外那沉默的黑夜黑在了一起,暗沉的喘不过气来。我看着那墨水掩盖下的李白画像,弯起了自己的嘴,笑成了一朵花,没有半点忌讳。

  我笑停了,就张嘴念,一字一顿:“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我不明白其中深浅道理,但仿佛是真真实实的听见了。久远的时候,阳光悠闲地洒在大唐的江山之上,他也就在这里,站定吟诗。

  硬生生隔着那单薄的纸张,我与他有过几次交流——他总喜欢把那美丽的景色讲给我听,把我带入一个又一个迷离的幻境。“庐山秀出南斗旁,屏风九叠云锦张,影落明湖青黛光”,“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最初我不懂,只是觉得他那声音虚幻飘渺,相间了多少时间,却还为我描摹出那个世界的壮丽神奇。有时候我也跟着他念,只是简单的词句。哪怕眼前只有方块字死死地定在纸上,可心里却有一个世界的雄伟磅礴。成为他的朋友,大约是个晴天。我在城市的高楼大厦之间,他在大唐的青山绿水之间,不知是谁先说了声:“做我朋友吧。”就听见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从另一个世界里传来:“好。”是朋友,不是过客,李白在我这算是有了个长期的住处。我挺开心的,认识了这么一个李白,“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认识了这么一个李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而理解到他的深意,却是最近的事。我坐着,外面日头正好。金灿灿的光芒,爬上人的受,人的脸,人的心。书也在这光辉里,白纸黑字间,迸发出令人倾倒的光彩。我大了,虽然还是那盏灯,虽然还是那本书,但不是那颗幼稚的心了——唯有李白还住在那里。他的话越来越绚丽,越来越浪漫——“苍梧山崩湘水绝,竹上之泪乃可灭。”“流血涂野草,豺狼尽冠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

  就是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这个老朋友在向前走,带着我,在向前走。远在那个世界的他,把身上所有的才华,都展现出来,留给了我。他没多说什么,可分明告诉我——要把他的东西传给后人。我站在这混乱的时间之中,开口想问出原因,却最终没了声音。

  恍恍惚惚间听见远方一声高咏:“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我笑了,往向那比天际更远的地方,还是那软糯的童声,却又不是了:

  “李白啊,请你尽情地在你的那个世界里,吟咏着你的诗。你从不会泯灭在那时间的洪流里。”

  我最熟悉的他,来自于他的诗里。努力读懂他的诗,努力读懂他的人,努力担起这份传承的责任,是我唯一可以为他做的了。

  “有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