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的实习小记

时间:2017-04-17来源:范文推荐访问:实习日记

  今天早上气温极低,鼻孔前有节奏的冒着白烟,我又穿少了手脚冰凉。我一直在默默祈祷千万不要下乡,乡下比q城要冷很多,但是怕什么来什么。师父去火车站暗访黑车危险系数极高带着我也不方便。

  他就问我要不要跟别人出去,我想如果一直呆在办公室今天必然荒废了就跟别的记者去了b县。而b县巨远,先轮渡一个小时开车再一个小时。途中接到小a打来的电话心情非常美丽。

  b县的线人说在d港(q城最南端港口 国家重点开发项目 发展b县经济重地)旁的横河边上有野鸭常常被附近村民下药然后卖给镇上的饭馆。野鸭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农村人不一定知道这个,贫穷让人们发疯似的以任意一种可行的方式收敛财富。即使违法,村委会难以平暴也会睁只眼闭只眼。

  我们先是根据当地卖烤鸭的商贩提供的线索在镇上饭馆四处暗访为此我一直在说谎,但是仍旧没有结果。我想是我们做得不够好,如果是我师父在,这样的小调查不在话下。

  后来今天跟的这位记者居然去了镇政府,在此之前我们没有到过现场没有跟线人见面采访,他怎么就这么有勇气没有任何证据就跟政府过招。应急办的人见我们一来非常警惕赶紧联系他们领导,后来镇政府组织了八个人两辆车跟我们一同到现场。这种阵势像是去打仗。

  记者联系线人到现场却没有跟人家说政府人员也会去,我觉得这里做得非常不厚道。生态遭到破坏就是zf的作为问题。

  我们是去找政府麻烦的对方脸上笑成一朵花内心必然厌恶,而线人是事件导火索,他只是很心疼野鸭和鸟儿就这样消失,出于保护生态的心理。但完全被出卖。

  果然,线人在现场被政府的领导以一种训斥的姿态赌住了许多想对我们说的话。

  我们所到的这个地方就像西部,黄土漫天加上是冬天更显得苍凉。干了的横河滩途上,因为羽毛是红色而被当地成为红毛鸭的鸭子们栖息而驻,苍穹之下与野鸭共居的一群水鸟飞起来,青灰色的天空白色的身影成群匆匆而去直到变小消失。天地之间浩浩荡荡,我很难让你明白有多么壮丽。

  线人说很早以前横河滩上都是这样的鸟和鸭子,从桥上看下来尽是红与白,但现在被捕杀的就剩这些小群体了。再加上河岸边施工栖息的鸟儿更少了。

  政府的人就说线人说的是没有的事他们从未发现有人这么做。但你我都清楚,中国老百姓富有的创造力和不计后果的市场欲求这样的事发生一点都不奇怪,官员们以一种拒绝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态度坚定相信他们的村民。

  后来我跟那位官员聊天问他为什么这么坚定没有人捕杀。他说没有市场因为野鸭不好吃。我问,你吃过?他说,对啊,肉很酸。我当时就笑了。

  都把我们当傻子吧。你都吃了还说这个东西没有市场,但最后我们也只是把能做得事情做完就离开,我们只有采访权和报道权,没有执行权,我们也只是普通公民。

  那些可爱的鸟儿们的生存环境必然不会有所改观,虽然政府说会整顿但整个采访过程我们没有发现他对于环境的可持续有任何的实质性认识,相反他一直重复没有捕杀事件,以一种坚决的姿态告知我们线人提供的情报是有误的。

  而我们赶到现场之后也确实没有了死鸭,就算都被收走了没有任何证据也不能非说有。虽然多少证人都表示见过被药死的鸟,成群成片被收走,但这个时代人证往往不如物证拥有力度。